Trending 英国公开赛勇士总冠军羽毛球四大天王英冠直播

索托马约尔:平权运动的完美宝宝

与此同时,索托马约尔应当感谢平权运动在美国的胜利,她是这一运动的直接受益者,如果时间倒回到十九世纪以前,这一不平凡故事可能演绎得不会如此完美,正如其个人所言,“我是平权运动的完美宝宝”。当代联邦最高法院对官的选任,已经基本打破了性别、种族、宗教乃至地域的界限与歧视,至少这些因素不再制约总统的提名,参议院确认时,也不会拿此说事。在现任九名官中,女性就占三名,分别是金斯伯格、索托马约尔和卡根,而布雷耶和金斯伯格同属犹太人,老布什总统提名托马斯时,没有人认为托马斯是黑人而感到意外。

2009年8月8日,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最高法院内,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女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正在首席官罗伯茨的主持下,宣誓就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111位官。

这场仪式,最大的看点不是宣誓人及其性别——在联邦最高法院,女性担任官早已被公众接受并习以为常,在索托马约尔之前,已有奥康纳和金斯伯格两位女性官——而是,宣誓人旁边那位年逾八旬,头发花白,表情凝重,手捧《圣经》的老母亲。是这位老母亲,默默见证着一个不平凡的故事和过去的一切。

索托马约尔出生在纽约有名的平民区布朗克斯社区一个收入较低的移民家庭,父母均来自拉丁美洲的波多黎各,父亲在她8岁时去世,靠母亲在医院当护士的微薄收入,供养她和她的弟弟,童年的生活充满艰辛。尽管如此,母亲还是竭尽所能,举家搬离布朗克斯社区,努力为子女创造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并把小索托马约尔送入在当地享有崇高声誉的天主教学校学习。这完全是“孟母三迁,择邻而居”故事的当代美国版本。索托马约尔也很争气,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在耶鲁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担任大都市地区检察官、联邦地区法官和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直至联邦最高法院官,学习和工作都很顺利。索托马约尔从社会底层,通过不懈奋斗,一步步成长为社会精英,实现了丑小鸭变天鹅的童年梦,虽然是凤毛麟角,但毕竟代表着美国故事和美国梦的延续。而她的弟弟,后来成为一名医生。这其中,她母亲的作用功不可没,正如她在宣誓仪式无比动情地讲道,“我有今天,全是因为我母亲,我的能力只是她的一半,每次我想到她克服了那么多困难,我都感到很惊讶”。

索托马约尔的成功,也为年轻人特别是少数族裔的年轻人,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只要通过奋斗,梦想可以实现,过去是,现在是,未来还将是,官甚至总统均如此。她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我要给你们讲讲我母亲的故事,一个关于希望、勤劳、教育和奉献改变人生的故事。”在这里,母亲的故事,也可以解释为母亲的梦或者为母亲梦而奋斗的故事,这一主题在其最近出版的回忆录《我挚爱的世界》一书中,得到进一步展示。无独有偶,第一任非裔美国总统奥巴马,同样是少数族裔在美国奋斗成功的典范,在其33岁时,也出版了回忆录《我父亲的梦想》,深情讲述一个父亲为了梦想而奋斗的故事。

当然,正是这一不平凡故事,为索托马约尔进军联邦最高法院铺平了道路。索托马约尔与奥巴马同属,又具有少数族裔在美国社会的经历,以及相近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特别是无可挑剔的法科教育背景和司法实践经验,奥巴马提名索托马约尔出任官,实属顺理成章。图宾在《誓言》一书中就用调侃的口吻写到:“奥巴马如果不提名索托马约尔,那看起来就像是在政治上玩忽职守。”其实,苏特官宣布退休时,官继任人选不只是索托马约尔,比如奥巴马比较赏识的第七巡回上诉法院黛安法官,但综合各方面因素,索托马约尔最终脱颖而出。

与此同时,索托马约尔应当感谢平权运动在美国的胜利,她是这一运动的直接受益者,如果时间倒回到十九世纪以前,这一不平凡故事可能演绎得不会如此完美,正如其个人所言,“我是平权运动的完美宝宝”。当代联邦最高法院对官的选任,已经基本打破了性别、种族、宗教乃至地域的界限与歧视,至少这些因素不再制约总统的提名,参议院确认时,也不会拿此说事。在现任九名官中,女性就占三名,分别是金斯伯格、索托马约尔和卡根,而布雷耶和金斯伯格同属犹太人,老布什总统提名托马斯时,没有人认为托马斯是黑人而感到意外。

就司法哲学而言,作为拉美裔,她更关心少数族裔的权利,反对在教育、就业、社会保障等领域的歧视;作为女性,她更重视男女平等,提高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上地位;作为寒门子女,她不忘从小生活的贫民社区,始终保持与布朗克斯区的联系,更关注处于社会下层人民的生活。这些生活经历,多少会影响索托马约尔的未来判决。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她仍然会是一个温和的自由派,这与他的前任苏特官有些一致,她的加入,目前不会改变最高法院自由派和保守派间的力量对比。不过,与前几任官在白宫宣誓不同,索托马约尔将宣誓地点选在联邦最高法院,反映了她未来的司法哲学与立场:忠实于法律,尽量少受政治影响。但官完全独立于政治,不受党派性影响,几乎做不到。只是,这与我们理解中的影响存在一定差距,政治立场往往会左右官裁判,但仅限于影响,而不是干预。官基于本人与某一党派相同或相近的立场,赞同或支持某一党派的观点,这与司法独立并不矛盾,反而是独立的体现。

联合公民组织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就是很好的例证。这是索托马约尔担任官后审理的第一个案件,也是本世纪联邦最高法院庭审的重要案件之一。

案情与背景尽管很复杂,但争议的焦点却相对简单,并集中体现了最高法院内部的分裂,即自由派和保守派对该案的不同理解,甚至针锋相对。前者认为,政府应当适当限制富人在政治竞选中的影响力;后者坚持要让个人和企业以他们认为合适的额度为竞选捐款。这不难看出,代表保守势力的共和党,或多或少在为既得利益者即富人说话,只不过是打着在维护市场自由的幌子。该案在联邦最高法院进行两次辩论,保守派官以及共和党赢得胜利,尽管有政府首席律师卡根的出色辩论,新任官索托马约尔充满活力的提问,也于事无补。

1993年,怀特官退休时有一句名言流传至今:如果你换了一位官,你就改变了整个法院。这对奥巴马提名的索托马约尔而言,可能不大适用,至少短期内效果不会明显,保守派官仍然会是多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