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英国公开赛勇士总冠军羽毛球四大天王英冠直播

查无此“枪”!

当地时间24日下午,美国得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一家小学发生枪击案。据美联社消息,目前已有21人死亡,其中19名是儿童。这是自2012年12月14日康涅狄格州纽敦桑迪胡克小学校园枪击案以来,美国小学过去十年发生的最致命袭击事件。

得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在发布会上称,嫌犯是一名18岁青年,已被击毙。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本次悲剧发生前,2022年全美已发生77起校园枪击事件,造成59人伤亡,其中得克萨斯州发生6起,频率为全国最高。

美国白宫当天为这一突发悲剧降半旗。总统拜登在随后的讲话中表示,失去一个孩子“就像灵魂被撕掉了一块”,这种感觉“令人窒息”。他重申了“基础性安全法律”的重要性,几乎直接批评了得州宽松的政策:“让一个18岁的孩子可以走进枪店买枪的想法是错误的。”

美国媒体指出,拜登发表讲话的另一个背景是:针对愈演愈烈的暴力,拜登在竞选政纲中提出大力整治“幽灵枪”等重点措施,但得州等共和党州对此并不配合,迄今为止也未颁布限制“幽灵枪”流通、持有的地方法律。

早在4月中旬,拜登就宣布了他的行政当局监管“幽灵枪”的努力,包括禁止制造可让消费者自行组装无序列号的套件。美国司法部的最新数据——2021年司法部的执法机构报告显示,在刑事调查期间发现了2万支疑似“幽灵枪”,是2016年的10倍。

5月6日,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市地区(民事)检察院宣布一人因持有无序列号的“幽灵枪”被判入狱45天,吊销驾驶执照半年,一年内禁止持枪。这是该市首个因“幽灵枪”被定罪的人。同日,纽约州洛克兰县地区检察长宣布起诉一名AR15式“幽灵枪”部件持有者,这也是纽约州首个因“幽灵枪”被公诉的人。

不过,随即,权利倡导组织就表示,这些规则违反了美国宪法和几项联邦法律,要抗争。

在美国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政府都没有在联邦层面对进行实质性的立法管控,民众可以自由地通过全国邮政系统进行交易。

5月24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枪击事件发生后人们惊魂未定。图源:美联社

1927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不可邮寄的法》,禁止邮寄“手枪、左轮手枪等可以被轻易隐藏的”,违者将被处以最高1000美元的罚款以及最多入狱两年的刑期。该法的推出标志着联邦政府开始介入管理问题,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不过,民众依旧可以用其他方式购买。

1930年代,帮派暴力和火并愈演愈烈。在此背景下,《全国法》于1934年通过,这是国会通过的第一个全国管理法案。1938年,《联邦法》通过,强制生产商、进口商和经销商必须获得政府的许可证,同时要求他们对交易建立记录、保留购买者的信息,并禁止他们将贩卖给已定罪的重罪犯等“危险人士”(prohibited persons)。

1960年代,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他的弟弟联邦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和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相继遭到枪击身亡,导致社会上出现一定的反枪情绪。1968年,国会通过了更严格的《管制法》,在全国范围内禁止邮购步枪和霰弹枪,同时禁止大部分重罪犯、吸毒者和精神病患者购买。

这项法案规定,联邦政府对包括、炸弹和手榴弹在内的多种“破坏性装置”拥有管辖权,由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ATF)负责监管相关事务。法案同时要求所有在美国制造或者进口到美国的必须拥有序列号,将破坏或者损毁上的序列号定为联邦重罪。但是,在这项法案出台之前制造和进口的,不受这项规定的限制。

1993年通过的《布雷迪手枪暴力预防法》,要求获得联邦许可的武器商对购买的用户进行背景调查。客户在购买后需要经过5天的等候期,经联邦调查局建立的国家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NICS)确认没有严重的个人历史问题或者重罪前科后,交易才能达成。

不过,这条法律也存在例外情况,比如在一些州,州政府进行的背景调查可以代替联邦调查局的背景调查,市民可以凭政府颁发的持枪证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购买。

可以看出,上述各种联邦控枪法只对商业售卖的成品进行了监管,而没有管制组件或者半成品交易。

组件无需有序列号,武器商无需留存客户购买组件的记录,购买组件的客户也无需接受背景调查。民众可以合法地在枪展或者互联网上购买的机匣、枪管、枪机、弹匣和枪托等组件,然后组装成可以正常射击的。

这些自行组装的没有序列号等信息,政府和执法部门难以追踪其去向,由此被称为“幽灵枪”。

2013年6月7日,加州圣莫尼卡学院发生的枪击事件,将“幽灵枪”这一概念带入美国大众视野。据美媒报道,23岁的肇事者曾试图在2011年购买武器,但由于不明原因,被认定为“不符合购买资格”。最终,他从全国各地购入部件,自己组装成半自动步枪在校园进行射杀。该事件造成包括枪手在内的7人死亡。

近几年,随着3D打印等技术的出现,私人设计、制造或组装都变得更加容易,“幽灵枪”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

在南加州地区,负责管制的AFT和当地执法部门表示,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没有序列号的“幽灵枪”。

ATF洛杉矶分局的负责人卡洛斯·卡尼诺在2020年曾对媒体表示:“我们部门处理的案件,41%都是关于‘幽灵枪’。我最担心的是犯罪组织可以轻松地大量生产无序列号、无法追踪的。现在技术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立法(管控)的速度。”

在拜登宣布将对幽灵枪采取行动的同时,美国国内亲的自由派主流媒体开始频繁报道“幽灵枪”,积极为总统的新政策造势。位于内华达州的武器制造商“聚合物80”(Polymer80)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聚合物80”是目前美国最大的“幽灵枪”制造商之一,其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组件,尤其专注于“80%下机匣”(80% lower receiver),公司由此得名。

机匣是的骨架,负责连接和固定其他部件,通常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下机匣由于过于重要,因此被AFT规定属于武器,很多的序列码就刻在下机匣上。“80%下机匣”,顾名思义是完成了八成的下机匣,按照美国目前的法律法规不属于武器,可以无须序列号和背景调查自由售卖。

按照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的现行规定,上面两张图没有安装快慢机、扳机和击锤所需的孔洞或凹槽,是“未完成的下机匣”,因此不算作武器,最下面一张图则是“已完成的下机匣”,属于武器。图源:ATF

除了AR15式步枪下机匣,“聚合物80”的另一个主打产品是未完成的格洛克式手枪枪身,使用的材料为一种高强度的聚合物(塑料)。公司同时销售用于加工这些“重要部件”的夹具和钻头等。用户购买了幽灵枪的部件之后,只需要一个电钻、打磨用的砂纸和锤子等日常工具就可以轻易地按照说明书在家组装出一支可以正常射击的。

“聚合物80”曾经在2015和2017年两次主动联系ATF,寻求售卖两种未完成下机匣的产品的许可。ATF均回应称“聚合物80”的产品不符合联邦法规对“”的定义,可以不受管制条例的限制进行销售。2018年,ATF对“聚合物80”的另一款未完成下机匣产品是否属于的问题犹豫不决,但是最终也并没有禁止销售该产品。

这种不限制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20年底。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华盛顿的政治气候发生变化,ATF等联邦机构逐渐开始对“幽灵枪”采取行动。

2020年9月,两名洛杉矶警员在警车上遭到枪击导致重伤,几天后警方在另一起不相关的案件中逮捕了本案的嫌犯德翁特·默里,发现了他用来枪击警察的“幽灵枪”。由于没有序列号等信息,警方无法追踪的来源,也没有调查出默里是从哪里得到这支枪的,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这支枪的握柄底端印着“聚合物80”的标志。

2020年底,ATF突击了“聚合物80”公司的总部进行搜查。联邦执法部门认为这家公司销售的“购买—组装—射击”工具箱(Buy Build Shoot kits)涉嫌违法,“与数百起犯罪案件相关”。这套工具箱包含了一支手枪的全部组件,用户购买之后可以按照其官网的说明书进行组装,最快3个小时内就能拼好一支可以正常射击的手枪。

“聚合物80”公司售卖的“购买—组装—射击”工具箱,目前已经停止售卖。图源:“聚合物80”公司官网

不过,AFT只是突袭了“聚合物80”的办公场所,但并未逮捕任何一名公司的负责人,联邦执法部门的行动似乎并未对这家公司的业务造成实质性的打击。直到现在,“聚合物80”依然在正常运作,其官方网站下架了争议产品,但是仍在继续售卖步枪机匣、手枪枪身、套筒、枪管和弹匣等各类部件。

“聚合物80”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大卫·博尔格斯表示,他对ATF的执法活动感到震惊,但是拒绝做出更多评论。公司的法务代表事后发布声明称,公司长期与AFT有合作关系,而且一直认真履行法律义务,并称公司会“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而根据洛杉矶警察局最近提交的一份法庭文件中的数据,2021年共缴获1921支幽灵枪,其中有1722支(近90%)都是“聚合物80”公司的产品。这足以反映这家公司在“幽灵枪”市场中的压倒性地位。

拜登政府4月宣布采取的额外措施,就是针对“聚合物80”这类公司。按照新规,ATF将会更改对的定义,把未完成的下机匣等畅销“幽灵枪”部件划归为。这意味着,未完成的组件也必须像一样携带序列号,供联邦政府追踪,同时销售这些组件的武器商也必须像销售商一样对购买者进行背景调查。

事实上,在联邦新规尚未生效前,美国地方各州县的人已经针对“幽灵枪”采取了一些司法行动。2016年,时任加州州长的杰里·布朗签署了一项法律,要求凡是在家自行加工和组装“幽灵枪”的人士,都必须将其序列化后进入联邦数据库并通过背景调查。此后,包括纽约、新泽西和华盛顿等在内的8个州都陆续通过了限制“幽灵枪”的相关规定。

2019年4月28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参观者在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展览活动上体验手枪。

2021年底,加州的洛杉矶、旧金山和圣地亚哥采取了更进一步的行动。这些地区的市议会通过法例直接禁止人们持有、销售或购买没有序列号的“主要部件”,其中就包括“80%下机匣”等尚未被联邦定义为武器的组件。

“聚合物80”没有坐以待毙。这家武器商的法务团队正在全国各地积极运作,反制各类针对“幽灵枪”的限制规定。

2021年12月,“聚合物80”成功在其总部所在地内华达州推翻了一项关于“幽灵枪”的禁令。内华达州地方法院判决支持“聚合物80”,认为该州的“幽灵枪”禁令过于含糊不清,违反了宪法。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内华达州没有建立明确的执行标准规定到底什么才算是‘未完成的枪身或机匣’……任何法院从定义中能收集到的最多信息也就是它介于一支枪和一块原材料之间。”

目前,“聚合物80”正试图介入一起“幽灵枪”枪击案受害者家属状告ATF的案件,“防止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洛杉矶县对“聚合物80”发起的民事公诉也正在进行当中。

在进行司法抗争的同时,“聚合物80”还雇佣了游说公司在首都华盛顿特区进行游说活动,阻拦国会的人对“幽灵枪”采取立法行动。

拜登在竞选时曾经承诺,当选后将会促使国会通过新法案,堵住各种组件销售相关的法律漏洞。然而两年过去了,目前在联邦层面,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国会两院可能通过对“幽灵枪”不利的法案。也正因如此,拜登政府只能通过行政分支司法部下属的ATF修改对武器的定义,来达到限制“幽灵枪”的目的。

除了“聚合物80”,美国各地的其他“幽灵枪”制造商也纷纷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本月,得克萨斯州的一家小型“幽灵枪”制造商“80师”将拜登政府的司法部告上法庭。由小布什时代的ATF局长、前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迈克尔·沙利文带领的“80师”律师团队,指责拜登政府“将ATF作为政治武器,并在未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推行非法规定,试图令这些遵纪守法的公司倒闭”,违反了确立“持枪权”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

曾在ATF担任武器技术科科长的理查德·瓦斯克斯认为,这起案件只是全国挑战拜登新规的诸多诉讼中的一个。他表示,拜登政府滥用了政府执行部门的自由裁量权:“(政府)只是修改了执行的规定,而没有修改法律,怎么能之前说一个东西不是枪,现在他就奇迹般地变成枪了呢?”

从司法的角度来讲,拜登新规的软肋就在于此——现在将可以“被轻易组装成”的“80%下机匣”等部件规定为武器,那么“50%下机匣”呢,“30%下机匣”呢?按照新规,究竟“未完成”到什么程度的“下机匣”才可以被当做一块普通塑料进行售卖?这其中涉及相当模糊和主观的判断,未来一定会成为“幽灵枪”制造商和拥枪势力的主要攻击目标。

美国行业的代表,国家射击运动基金会高级副总裁劳伦斯·基恩称,2016年加州要求人们向州政府注册私造的规定并没有阻止“幽灵枪”枪击事件的激增。他认为政府与其在禁止“幽灵枪”上下功夫,不如为警方提供更多资源、起诉更多的犯罪并对犯人作出更严厉的判决。

美国最主要的拥枪团体全国步枪协会(NRA)的公共事务常务总监安德鲁·阿鲁南丹对福克斯新闻表示:“一个真正希望遏制暴力犯罪的政府会做一件事,立即将暴力犯罪分子赶出街头。然而,拜登政府允许这些冷酷的杀人犯和暴力罪犯在巴尔的摩、费城、芝加哥、纽约、旧金山和我们全国其他大大小小的城市的街道上游荡,而不必担心遭到起诉和惩罚。”

实际上他说的并非毫无道理。近年来,美国出于“消除种族歧视”“减少监狱人口”等理由,在全国各地推行了非常激进的刑事司法改革,对罪犯“少抓少捕、量刑从宽”。

2014年,长期由把持的加利福尼亚州公投通过了《47号提案》。这项提案将涉案金额低于950美元的偷窃、抢劫、使用假币和财务欺诈等行为由重罪降为轻罪。由于当地的执法机关在大部分情况下无法或不愿抓捕轻罪犯,轻罪化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去刑化甚至合法化。今年来在加州频繁爆发的“零元购”,就是这一提案的直接恶果。

提案的主要起草者乔治·加斯康,在2020年凭借著名犹太商人乔治·索罗斯225万美元的捐款和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民怨,成功当选洛杉矶县地方检察长。他走马上任后坚持绥靖主张,不起诉多项轻罪,并以证据不足为由减少起诉多项重罪。他还承诺自己任内洛杉矶县地方检察院绝不会对任何罪犯寻求死刑判决,并呼吁公检系统重新审查已经关押15年以上的囚犯的案件,寻求让一些人获释。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是因谋杀等暴力犯罪入狱,很多罪犯在得知加斯康到来后额手称庆。

加斯康检察长只是这波司法改革旋风的其中一环。仅在过去两年间,索罗斯在美国各个地方检察长的选举上就花费了超过2000万美元——伊利诺伊州库克县(下辖芝加哥市)、纽约州纽约县(即纽约市曼哈顿区)、宾州费城、加州旧金山县、马萨诸塞州萨福克县(下辖波士顿市)、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独立市、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和劳登县(首都华盛顿特区郊区)等多个县市的检察院都开始由“觉醒派”执掌。这些地区检察长,构成了近年来刑事司法改革的中坚力量。

他们拒绝起诉非法持有毒品、非法持有、盗窃和卖淫等轻罪,将这些罪行实质上合法化;以轻罪起诉多项重罪,以此减少刑期;大幅降低或撤销嫌疑人的保释金,让他们犯罪后依然可以逍遥法外;在死刑尚未废除的州拒绝对穷凶极恶的罪犯寻求死刑,将死刑实质性废除。

这些激进派检察长没有以依法惩治犯罪和维护公共利益为职责,而是不惜一切代价以求减少监狱人口。希望减少监狱人口背后的本质,还是选举考量。

目前在美国各级监狱中,黑人囚犯的数量和白人囚犯总数不相上下。但是支持的黑人囚犯数量多于支持共和党的白人囚犯——在囚犯中的总支持率高于共和党。即便在一些传统支持共和党为主的红州,支持的囚犯也多于共和党。

美国绝大部分州的法律规定,正在服刑的重罪犯没有投票权,很多轻罪犯由于监狱的种种限制实际上难以投票。也就是说抓的罪犯越少,放出来的罪犯越多,的选票就越多。

根据《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院年鉴》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统计,美国约有600万人由于正在服刑或曾经服刑被法律禁止投票,这个数字是美国总选民人数的2.5%。如果人继续坚持现在的司改路线,成功发动越来越多的罪犯参与选举,必将给选战带来显著冲击。

截至5月12日,美国今年已经发生了194起大型枪击案,共有15580人死于枪击,其中有577名未成年人。此次拜登对“幽灵枪”的行政禁令,在合宪性上存在着相当的疑问,未来共和党人和拥枪势力一定会在各级法院对此进行持续挑战。

而就在拜登高调宣布打击“幽灵枪”的同时,拥枪势力也在别的战场继续有所斩获——4月,佐治亚州成了美国第23个允许成年人在公共场所无证隐蔽持枪的州。也就是说如今在美国近一半的州,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射击训练的路人都有可能在夹克下面合法藏着一把货真价实的手枪。

两党为了和犯罪议题在国会的庙堂之上磨破嘴,说白了还是为了各自的选举利益表演给支持者看,到头来问题还是那些问题。(文 戴雨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